3分6合—10分6合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3分6合—10分6合首页 >> 秋月菊韵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菊韵】二月二,“马恰草”(散文)

精品 【菊韵】二月二,“马恰草”(散文)


作者:壮溪 布衣,314.25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785发表时间:2020-03-26 00:03:48


   “马恰草”,乃湘西方言,即马吃草。我今生无缘牧马,也未曾仔细端详马吃草的情形。少时与牛相伴,牛之性情,熟稔如己。之于牛和马吃草,有何异同,我还真的说不上来。然而,在抗疫期间,我对“马恰草”,竟然有了意想不到的诠释。
   疫情的火苗,从武汉一闪一忽,以至燎原之势,危急万分。此时,我们警人义无反顾,冲在最前沿阻击。自一月二十三日至二月二十四日,应该是洪江市警队最为艰苦卓绝的时候。我们早已习惯了风雨中夜以继日,巡逻坚守,苦与累,算得了什么!然而男人们为理发,犯了愁。
   其实也不止我们,其他单位的男同志,也有如此愁绪。春来花发草长,我们的头发,比春草长得快。我是去年腊月初几里理的发,疫情一催,大盖帽快扣不住头,何况早生华发,乱如飞蓬。穿街走巷入户,巡逻走访核查,每天十几小时。头发湿巴巴,脑门汗涔涔的,很不舒服;爱俊的年轻后生,更是受不了。找理发店解决问题,家家都已关门避疫。
   有人开玩笑,打理发店招牌上的手机号:“师傅,能帮我理个发吗?”
   “不行!”
   “为什么?”
   “不为什么,因为我不能确定你是不是‘潜伏者’。更何况疫情这么严重,我不能为政府添乱!”
   这个师傅觉悟真高!我是警察,也是共产党员,即使理发师傅答应我的要求,也不能以身试原则。
   妻子也投入紧张的抗疫工作,但看着我无人问津的头发,颇有了几分兴趣和冲动。几年前,她就萌生做我专职理发师的想法。其实我对理发,无技术创意上的苛求,只不过不愿做她无师自通的试验田。她曾几次执布剪刀,要为我剪发,我抱拳称谢,绕餐桌躲过了。
   这些天,妻子隔三岔五劝我:“你的头发灰白枯涩,像蓬茅草,有损警察形象,就算收拾时逾点规矩,也丑不到哪里去,精气神绝对增添了几分!”有几次,我真想满足她的好奇心和学技欲,想着那雪亮的剪刀片子,我又打了退堂鼓。我的态度很坚决:“你真的想做理发师,就找覃师傅学艺,不要老盘算着我的头发!”
   二月二十四日(阴历二月初二)吃罢晚饭,妻说:“我单位X同事,今天理了头。”
   我问:“他老婆理的?”
   她笑道:“就你怕我拔你的那堆枯草!”接着又说,“你不是说覃师傅的发理得好吗?”
   我知道她鬼精鬼精的,但我心里有数。当着她拨打覃师傅的电话,接通后互致问候,他抢着说:“老兄,我宅家一个多月,真的闷出了病!今天天气好,出门放放风。沿着雪峰、昌岭大道走,一路的标语横幅——‘多通风,勤洗手,不到外面去乱走!’我心里埋怨自己,不该出来,真的对不起政府!又看到‘今天到处乱跑,明年坟上长草’,吓得我往家里跑。快接近家门口,桂花树上一横幅:‘关门大吉!开店找死!’老兄呀,我的女儿还在读初中,就为她在家里等着春暖花开!”
   手机开着免提,我得意地看着妻子。覃师傅挂电话后,不知什么时候,妻子手里,多了一把剪刀和一把木梳子。
   妻子严肃地说:“你以为,我不知道覃师傅会说什么吗?我也是警察!”
   “你不外乎就是要我的头发!”
   我叹了一口气,怎么就糊里糊涂着了她的套呢?我只好端根塑料凳,往厕所走;妻在后头,像押解俘虏。
   我刚坐下,她给我肩上披一干毛巾,问: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   “二月二十四日。”我觉得奇怪,心里有点烦,“快剪吧!”
   “二月二,龙抬头!”
   我笑道:“我被你按在厕所理发,还什么‘龙抬头’!”
   “今天是龙抬头!民俗里,这天理个发,一年都有精神,鸿运当头,这还不好吗?”妻子也笑起来,剪子却在她的手中咔嚓咔嚓空响着,“更何况,你两个月不理发了!”
   我催她:“嗯,鸿运当头——好!剪茅草吧!”
   木梳子从后脑下颈部入发,咔嚓一声,颈皮微凉,剪刀像带一下头,痛得我直喊:“哎呀!你怎么搞的,剪发变成拔毛了?”
   回顾,她蹲在我身后,愣愣的瞅着张开的剪刀。夺过来一看,铆钉上绞着两根寸许的发,发根带肉,炫目。原来是铆钉松动,剪刀片进发时,有头发钻铆钉空隙,剪刀片子闭合,铆钉就夹紧了头发,一收剪子便扯出来。
   她一脸懵态。我送还剪刀,鼓励她:“一回生,二回熟。你以后要买个理发剪更好!”我想了一下,问:“覃师傅好像是从鬓角剪起的吧?”
   妻子从我右鬓角开剪,梳子和剪刀,总是碰着大耳朵,有时刀口剐到耳边上。我担心耳朵,将被妻子咔嚓取下来,脑袋直晃。
   “不乱动!”妻子突然吼一声,按着我的头说,“理发不就是把头发剪短些——我随便剪啦!”
   我被她镇住了,点点头:“好,随便剪!我哪里还有穷讲究,但至少给我留只耳朵呀!”
   妻子果断把梳子扔掉,一时剪头顶,一时剪鬓角,随心所欲。我的头,被她手压住剪,搬歪着剪,揪住耳朵剪。她边剪边告诉我,先剪长毛,再去短发;不讲造型,只求舒适。我口里称是是是,尽管有时被铆钉拔得我头皮发麻,嘴角上撅。咔嚓咔嚓,东一剪,西一刀;咔嚓咔嚓,在一个地方,不断剪,我怀疑根本剪不到头发——在空剪。她令我站起,慢慢转身。妻的视力较弱,借着电灯不停的瞅,按下肩膀,咔嚓咔嚓,又是修剪。突然,她跑出厕所,拿来我的电动剃须刀。
   “拿这玩意理发?”我很疑虑。
   妻子摇摇它:“好工具!”
   沙沙沙——电动剃须刀,在她手里响起了。在头部的不同地方,沙的一下,我想是在修发;在鬓角,按压,沙沙沙--修鬓角。末了,要我俯首,用毛巾擦颈部和头上的碎发。
   “好了!”妻子端详着她的作品,似乎很得意,“我在唯品会下单,买了一把电动理发剪,几天就会到货。”
   我知道,从此以后,妻子就是我的专职理发师了!
   我用手掌前后抚摸,头上凹凸不平的,但浑身感觉很清爽。我想,理发也不是妻子的什么癖好,仅为传达爱意的方式罢了!
   第二天上班,居委会和警务室的男男女女,看着我,神秘兮兮的,我仿佛是外星人。我抚着头发问:“发型奇怪?”
   他们都笑着说:“马恰草!”
   有热心者,指指点点说:“后脑像层层梯田;脑顶就像马吃了几口的草,留有高低的齿痕;鬓角不对称,左边呈一光溜溜的半圆弧。哈哈!”
   我又摸摸头,豁然开朗,“马恰草”,原来是这么回事!我是草,妻子手里的剪刀是马。我有一种幸福的使命感,这个“马恰草”头,见证了中国伟大的抗疫岁月!

共 2383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疫情当前,全国人民都经受了前所未有的考验。在抗疫前沿的英雄群谱当中,人民警察所担当的责任和他们所处在的位置,是无法替代的。本文的作者就是一位令人尊敬的人民警察,他就是以真实感受,来描述这次抗疫战的自身感受的。一连两个多月,警察们都在岗位上,难得有休息的时间,不知不觉间,头发长了,大盖帽下的形象发生了变化。可是,理发店在这个时候是不营业的,就无法去解他们的“燃眉之急”。不去照顾形象是不行的,人民警察的形象还是非常重要的。这时,警嫂的出现,似乎可以把这件事担纲起来。只是警嫂的手艺实在不敢恭维,勉强上阵,所展现的手艺就“像马吃了几口草”,用作者的本地方言来说“马恰草”,意思是马吃草。本文在以另一种角度去描写抗疫战的一个场面,非常新颖别致。另外,文字流畅,叙述平稳,如一泓清水缓缓流出。文题紧扣当代的脉搏,时效性更为突出。又读壮溪老师的好文,文字中所展现出的夫妻情,战友情,以及对国家的无限深情都集中到一起,让本文有了非常深刻的主题!二月二,“马恰草”,为人民创造幸福生活的人民警察们,人民是不会忘记你们的!【编辑;孤独小男孩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2003270002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孤独小男孩        2020-03-26 00:13:20
  有关抗疫的话题,这是作者的第二篇。本文的精彩之处在于以一个非常新的角度,去描述这次抗疫战的一个情节。忙于抗疫,也不能疏忽了形象。人民警察有钢铁的一面,同时也有柔情的一面。文中有夫妻情,战友情,更有对国家的无限深情。文题高耸,意境深远,推荐阅读。同时预祝我们的祖国全面抗疫的胜利,这篇适时的好文,绝不亚于一束报喜的春花!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壮溪        2020-03-26 22:40:46
  谢谢本家主编的精彩编按!感谢您对精彩的理解和支持!文丰春祺1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飞云流瀑        2020-03-26 08:14:14
  欣赏学习,推荐阅读,敬茶!
回复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壮溪        2020-03-26 22:41:45
  谢谢飞云流瀑老师到访!敬茶!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黄金山        2020-03-26 11:19:26
  学习佳作,问好作者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壮溪        2020-03-26 22:43:12
  感谢黄老师鼓励!祝您健康文丰!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叶雨        2020-03-27 11:01:04
  虽然我不知道啥叫“马恰草”但我可以想象用马恰草形容发型,一定是太夸张了。我们这叫“狗啃的”。若作者能拍个照片看看,就更明了了。警察在抗疫中的忙碌是可想而知的,这篇文写得好,集情趣乐趣温情与一体,让人在欢快的节奏中体验抗疫警察的有趣的生活。我也充当了家庭理发师,但是是他求着我理发的,因为以前我就是他的理发师,后来,懒得伺候他了,推给了外面的理发师。让警嫂好好学习下理发还是有必要的,关键时刻拿得出。赞一个!
文学陶冶情操,文字净化灵魂。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壮溪        2020-03-28 21:37:47
  感谢社长对我们警察的理解、关心和支持!“马恰草”和“狗啃的”有异曲同工之妙!抗疫胜利在望,祝福中国!
共 5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