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分6合—10分6合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3分6合—10分6合首页 >> 杨柳春风 >> 短篇 >> 影视戏曲 >> 【杨柳】老树新花(紫阳民歌剧)

  【杨柳】老树新花(紫阳民歌剧)


作者:唠叨碎语 白丁,1.0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407发表时间:2019-08-27 14:34:48
摘要:本剧反映的是在脱贫攻坚关键年的2019年春、夏,秦巴山区临川县老树沟村在第一书记孟成珍带领下,真抓实干,引来外资,兴办康养产业,把脱贫致富的愿望变成现实的故事。

老树新花(紫阳民歌剧)
   编剧陈文通主题曲创作陈文通
   时间:2019年春、夏。
   地点:秦巴山区临川县老树沟村。
   人物:(以出场先后为序)
   侯志富:男,三十出头,老树沟村民。简称侯。
   黄半仙:男六十多岁,火车站摆地摊算命先生。简称黄。
   孟成珍:女,四十岁,县交通局副局长,驻老树沟村扶贫工作队队长,老树沟村第一书记。简称孟。
   向荣华:女,二十七八岁,侯志富之妻,家庭妇女。简称妻。
   小花:女,六岁,侯志富女,幼儿园学生。
   郑远兴:男,二十五六岁,县兽医站医生,老树沟村扶贫工作队员。又称“小郑”。简称郑。
   侯光明:男,五十七岁,老树沟村村主任。简称主任。
   父亲:六十多岁,侯志富父亲。腿有残疾。简称父。
   母亲:六十多岁,侯志富母亲。多病。简称母。
   爷爷:八十多岁。侯志富爷爷。半身不遂。简称爷。
   潘虎成:五十七岁,老树沟村村民。简称潘。
   廖支客:五十多岁,老树沟村民。外号“廖白嘴”,简称廖。
   梁新华:男,三十多岁,四川人。“老树新花康养公司”总经理。简称梁。
   群众若干
   序幕火车站旁
   在主题歌《与时俱进山里人》歌声中,幕启。
   (布景:某市火车站进站路旁,黄半仙和几个戴棕色礼帽、茶色眼镜的老头,摆地摊,为来往旅客算命、看相。)
   (主题歌唱完第二段,暂停。侯志富披着冲锋衣,心思沉重地拉着箱包上)
   侯:(白)我的名字叫侯志富,年年穿的补疤裤。
   一年四季忙到头,过年腊肉炖萝卜。
   扶贫干部天天微信把我催,要我家搬到新房住。
   家里老的老来小的小,搬到城镇去吃风喝屁。
   黄:(白)南来的,北往的,到过澳门香港的。
   算命找我黄半仙,保你有吃又有穿。
   (望着侯志富等行人)
   过路的老板算一卦,走南闯北都不怕!
   过路的老板抽一签,数票子数的你手发酸!
   (侯在卦摊前犹豫不决。)
   黄:(白)算个命,二十块钱,你买不了房子买不了田。二十块钱不算多,不用请示你老婆;二十块钱,也不贵,不用开个家庭会。这个老板,一看就是个八零后,只当爸爸不当舅。
   (侯微微一笑,黄窃喜)
   黄:(白)老板,来,算一卦。你属啥的?(侯蹲到地摊前)
   侯:(白)属蛇。
   黄:(白)蛇蜕皮,你披衣,最怕逢冲遇到猪。鸡牛相合遇猪冲,养猪致富总落空。说的不着调,分文都不要;若是说得对,随意给小费!
   侯:(白)(眉头稍展)嗯!请先生算算我的财运。
   黄:(白)看你面像,山根皱纹纵横,印堂灰暗无光,心事重重,是个苦命人。此命生来最孤单,头上还有两重天。三亲六故靠不上,千斤担子你一人担。
   侯:(白)是呀,先生真是活神仙!我家中还有个爷爷,半身不遂多年了;父亲几年前下大雨去掏排水沟,被山石砸伤了腿;母亲也常年病病唉唉的。家里还有老婆,孩子才上幼儿园。还有,我家里养猪总不顺。不知啥时才交好运?
   黄:(白)你是八九年己巳生人,是个当官的命。但脾气不好。对人不阴也不阳,说句话能撞倒墙。倔强脾气把你害,改变性格遇吉祥。老板啊!性格决定命运。你这倔脾气只要一改,就要交好运了。对人谦和好运来,洗手间里遇总裁。和气生财好运到,解手都能捡钞票。
   侯:(白)谢谢先生!借先生吉言!(掏钱。)
   黄:(白)发了财,别忘了给我做广告!
   侯:(白)一定!一定!(下)(黄下)
  
   第一场路遇
   (布景:惊蛰时节。农历二月,秦巴山区,山清水秀,天空湛蓝,柳絮纷飞。茶树青青,樱桃花开。山区集镇逢场日,车水马龙,人声鼎沸。街头路旁一块大石头上写着“杨柳镇”三个字)
   (随着布景缓缓展开,主题歌《与时俱进山里人》从第三段开始唱起,歌声结束时,孟成珍上)
   孟:(唱)
   柳絮飞,紫燕回,风和日暖。
   老树沟,搞扶贫,整整一年。
   习主席,发号令,五洲震撼。
   建强国,除贫困,践行誓言。
   别城市,别亲眷,走进深山。
   察民情,恤民意,重任扛肩。
   求精准,真扶贫,不图表面,
   挪穷窝,拔穷根,沁人心田。
   选项目,搞对接,到人到点,
   吃穿住,医与教,不再困难。
   呕心血,洒汗水,真抓实干,
   定把这,荒山岭,变成金山!
   (白)我叫孟成珍,原来在县交通局当副局长。去年正月,县委派我到这边远的银杏镇老树沟村担任第一书记、扶贫工作队队长。这个村有980户,3000多口人。大都居住在镇政府后面的30里沿沟公路上面几百米的半山腰里。这一年,我跑遍了全村每一户人家,尤其对全村200多户贫困户家庭情况熟记在心。现在大部分贫困户都搬到镇上安置房居住去了。可是还有30多户不愿“挪穷窝”,硬要在原址居住。为这事,扶贫队员和村干部们们跑断了腿,磨破了嘴皮,还是一筹莫展。不过,仔细想起来,他们说的也有道理。今天我就回县城去把这事向领导做个专题汇报。(妻拉着小花上)
   妻:(白)孟书记!孟书记!
   孟:(白)是荣华啊!你找我有事吗?
   妻:(白)孟书记,是这样的。我想回娘家去住一段日子。听说你要回县城,我们想搭个顺风车,请您带我们娘俩一段路。
   孟:(白)(惊讶状)你前天不是说,侯志富今天要回来吗?你今天怎么要回娘家去呢?
   妻:(白)那个家,我是一天也待不下去了!
   (唱)习主席,发号令,精准扶贫。
   老树沟,众百姓,人人欢迎。
   新建了,居民点,窗明几净。
   大多数,贫困户,离乡进城。
   老侯家,三代人,脑筋愚笨,
   死守着,陡坡地,不住新村。
   这娃娃,今下年,就上小学,
   这村里,没学校,心急如焚。
   孟:(白)那你也等侯志富回来商量好了再回去嘛!
   小花:(白)妈,孟姨说得对,等爸爸回来商量好了再说吧。
   妻:(白)小娃子家,晓得什么?歭长嘴!
   (郑远兴上)
   郑:(白)孟局长,还没有走啊?
   孟:(白)小郑,学习结业了?你回来的很及时。正好有件事情我走这几天要人落实。咱们村从外地买的魔芋种和黑木耳菌种马上要到了,你要和村上侯主任商量按计划把魔芋种和黑木耳菌种落实到户、到地块。
   郑:(白)没问题,您放心回县里去吧。
   (侯志富上,发现妻子)
   侯:(白)这婆娘怎么赶场来了?小花,你们怎么在这里?
   小花:(白)爸爸!妈妈!爸爸回来了!(妻头扭一边)
   孟:(白)这就是侯志富同志吗?(握手)
   侯:(白)您是……?
   郑:(白)这是扶贫工作队队长、第一书记孟成珍局长。你是侯志富大哥啊!(握手)我是包你们村六、七、八、九四个村民小组的工作队员郑远兴,小郑。
   侯:(白)感谢!感谢!我就是人们说的“老树沟,侯志富,年年穿的补疤裤”。虽然有时在群里聊天,却没有见过面。我不在家,多亏你们照顾我的家庭。太感谢你们了!
   孟、郑:(白)莫客气!应该的!应该的!
   侯:(白)荣华,是来接我的吧?走!咱们回家。
   妻:(白)回你个辣子!想得倒美!你个挨刀死的,短命死的!天天给你发微信,你过年都不回来!昨天给你打一天电话打不通。我还以为车把你撞了,你死到外头了!你现在跑回来干啥?
   侯:(白)呵呵!我走得急,手机忘了充电。在火车上回了几个微信,没电了。就把手机关了。我一年没回来,见面就先咒我!你还涨了本事了不成?
   (唱)这个婆娘脾气瞎(读ha哈),见面张口把我骂。人多众广敢咒我,顺手给你两嘴巴。(气极,放衣服,挽袖子,给了向荣华两耳光。)回去定把你打趴下!打趴下!
   妻:(白)啊!你还敢打我!我不活了!打死人了!我要跟你离婚!走!镇政府去!(两人撕扯,孟、郑急忙拉架)
   小花:(不知所措白)妈妈!爸爸!(大哭)
   孟:(白)侯志富呀!你这同志,脾气咋就这么大呢?在外打工一年多不回家,刚回来走到半路上,两口子才见面就打架!你说为了多大个事情?
   侯:(白)孟书记啊!你说我一年多没回家,刚见面他就咒我咋不死到外面?这不是中了邪,发羊羔疯吗?
   孟:(白)侯志富呀侯志富!不是因为我也是个女人,就偏向女人说话。
   (唱)你常年打工不在家,家里有三个老人一个娃,
   老人身体都不好,里外事情要靠荣华。
   吃苦受累谁帮她?受了委屈泪谁擦?
   清早忙到半夜里,与谁能说句贴心话?
   (白)这些事你想过没有?今天见了你,她心里高兴!当着你的面,说两句气话,发泄一下情绪,还不行吗?亏你是个陕南人!紫阳民歌《郎在对门唱山歌》里面不就有“挨刀死的,短命死的”这几句吗?都上《星光大道》了,拍电影了!你不知道吗?这不是骂你,这是爱你!
   (向荣华听孟书记说到伤心处,竟嚎啕大哭,小花也跟着呜呜地哭。孟书记急忙安慰)
   侯:(白)孟书记,我这性子有点急,脾气是不好。今天下了火车,算命先生也叫我改脾气。
   郑:(白)“穷算八字富烧香”。算什么命?我们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上。只要脚踏实地好好干,还怕脱不了贫?
   侯:(白)算命先生算的可准啊!他说我“头上还有两座山,千斤担子一人担”。还说我们家里养鸡、养牛好,喂猪不顺利。这都是真的。
   孟:(白)侯志富呀,你脑筋太简单了!谁都知道,你们八零后,都是独生子女。从你们的年龄分析,你们的爷爷、奶奶、父母应该都还健在。这不是“头上还有两座山,千斤担子一人担”吗?还有,农村人谁都清楚,猪容易得病;牛、羊,很少得病。这么简单的道理,还需要花钱请算命先生算吗?你也不想想,你家里——
   (唱)三个老人一个娃,全靠你媳妇向荣华
   里里外外一把手,累的头昏眼也花。
   遇到牲畜得了病,急的心里像猫抓。
   买药要跑十几里,汗流浃背也顾不得擦。
   不像你爸养牛羊,赶上山就不管它。
   这里坡缓草茂盛,天黑才把它赶回家。
   (白)是不是这个理啊?
   侯:(白)嗯,说的有道理。
   郑:(白)侯大哥啊!
   (唱)你们家住半山坡,没有公路不通车。
   当年还不通电话,牲畜得病人受磨。
   去年我住你们村,两次疫情也吓人。
   幸亏我有常备药,不用跑路求他人。
   你家养了两头猪,每头足有两百斤。
   卖了一头烘一头,脚棒还留着蒸蒸盆。
   孟:(白)小郑是县农业农村局的兽医师。大学生。去年分到咱老树沟村扶贫,对全村家畜、家禽的发展,起的作用可大啦!
   侯:(白)谢谢小郑!
   郑:(白)不客气!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,是每个扶贫工作队员应尽的职责。
   孟:(唱)叫声荣华你别生气,这事也不怪志富。
   为了打工多挣钱,春节他坚持守工地。
   更怕遇到儿时伴,麻将馆里天天聚。
   血汗钱若输个光,全家老少都生气。
   微信聊天他说过,他推迟回家我支持。
   不是我车子不带你,你应该高高兴兴回家去。
   妻:(唱)孟书记不带我们走,我也不回老树沟。侯家搬进新房住,娘家不会把我留。
   侯:(白)嘿!就因为我打了你两巴掌,就给我出这么大个难题。
   妻:(白边说边哽咽)你知道吗?去年七月下暴雨,山上这些旧房子,电线短路。晚上停电了。我哄小花去睡觉。拿手机一照,床上盘了锄把粗细的一根蛇。吓得我腿一软,和小花都瘫坐到地上了。小花醒来又疼又害怕,哇哇直哭。
   郑:(白)真吓人!我的腿都发软了。后来咋弄的?
   妻:(白)她爷爷拿了一根竹竿才把蛇赶走。这个床谁还敢睡觉?我让小花跟他爷爷奶奶睡,我自己坐了一晚上。从那以后,白天我到卧室去拿东西也要开灯;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要先拿竹棍把被褥、床单挑起来,抖一抖,拿手电把床底下、屋旮旯照几遍,一有响动,身上就起鸡皮疙瘩。从那晚一直到现在,我没有睡过一晚上安稳觉。就是睡着了,做梦还是被蛇吓醒。侯志富,你听着,你们那个土墙房子,
   我是不会再去住的。(哭)
   小花:(白)爸爸,我也怕蛇。这村上没的学校,我上幼儿园就住在外婆家,下年上小学也只有住外婆家。
   侯:(白)好吧,等这几天忙过了,我去看你们。
   孟:(白)既然这样,反正顺路,我就把你们娘俩带上。小郑回村上记着,木耳菌种和魔芋种来了,一定要组织党员和积极分子帮助侯志富家抢栽魔芋,抢点菌种。这是短平快,当年见效的项目,一定要落实好。还要安排一位女党员帮他们家里做几天饭。免得帮忙干活的人回家吃饭来回跑路耽误时间。

共 19241 字 5 页 首页1234
转到
【编者按】剧本紧贴时代,也反应出一些现实问题。在时代的大潮中,人应顺流而行,如此方能走得远,行得端。当然,在这样的大潮中也有人想躺着不动,或是留恋于历史而不愿前行,就像许多重大历史事件一样,总是在曲折中前行,而不是一帆风顺。相信,这次历史潮流也是如此,可能会有曲折,但终会向前。[编辑:风残云]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风残云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7 14:35:54
  作为剧本少了一些戏剧冲突,有些人物态度转化也过于突然。
写支言片语 记零星感悟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唠叨碎语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7 17:40:40
  谢谢编辑老师雅正鼓励!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唠叨碎语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7 17:39:21
  感谢编辑风残云老师鼓励!秋祺!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青州大浪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8 08:56:55
  问好作者,感谢支持杨柳。祝创作更进!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唠叨碎语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8 16:26:25
  谢谢社长鼓励!遥祝秋祺!
共 3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