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分6合—10分6合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3分6合—10分6合首页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流年】一棵远行的香椿树(散文)

精品 【流年】一棵远行的香椿树(散文)


作者:平淡是真 进士,11402.95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817发表时间:2018-04-23 15:07:59

【流年】一棵远行的香椿树(散文)
   大约是在搬到新家的几年后,母亲在楼前的空地上,种了两棵香椿树苗。
   当时前院还是老布局,非对称的格局,种植着数种花草树木。春天的海棠、桃花、杏花,夏天的月季,秋天的柿子、红枣,即便是冬天,也会有冬青树,挑染着一片萧瑟。最初的香椿树,隐于前院北侧,楼跟前花池中,很不显眼。后前院改造,中间绿植被移栽他处,留出空场停车,独独留下了北侧的一列。此时,香椿树已经长到一二楼间高。
   本以为要和这两棵香椿树告别呢,母亲还担忧了许久,看到被留下了,她很是欣喜,闲着的空儿,就往窗外望望,就这样,眼瞅着,春香椿的树冠已经齐了二楼的窗。有风吹来,似乎还带着一律香椿的香气。
   母亲种植香椿,是守着家乡香椿树的一种情缘。
   春日里,原野里的百花都比不过这根并不葱郁的香椿树。香椿发芽,与桃李花期相差不多。在枝干的顶端或者主干侧枝交叉处,萌发。店铺里的香椿芽,都是一指长。捆着粗粗的草绳,几块钱一小把。这是时令的稀罕菜。母亲可舍不得,怎么也要长到一扎长,母亲才去够。
   早几年树低矮,一根短竹竿绑上一段铁丝弯成的钩子,就可以够得上香椿嫩叶。后来,一年又一年的,树干长得笔直笔直的,远远超过竹竿可及的范围。于是,母亲需要将数根竹竿接连捆绑,在二楼窗口和楼下相互配合,才能将适合的嫩叶够下来。
   每次跑上跑下,仰着脖子一顿忙乎,母亲总会汗流浃背。捧着发散香气的香椿芽,母亲想到的,并不是细数拿回家,而是大度地将其分享,也好这一口的老邻旧居定要送一些。剩下的,我们几个孩子,也是会有多多少少的给予。能上父母家餐桌的,也不过其中极少一部分。毕竟来说树只有两棵,产量极为有限。
   如此珍贵的香椿,母亲和父亲会制作不同的美食。一簇簇齐整的,母亲会做成香椿鱼,略微散碎的,父亲做成香椿炒鸡蛋。
   香椿鱼的制作方法,是先将香椿用开水焯过。控干。用面粉和鸡蛋,水,盐混合成面糊。面糊用筷子挑起来,缓慢滴落的状态就好。
   电饼铛预热,将香椿浸入面糊,用筷子夹出来,控一下,再用另外一双筷子夹一下,挤去多余的面糊。放入预热好的电饼铛,烙至双面金黄即可。
   如此制作,既保留了香椿的原香,又增加了面粉鸡蛋的爽脆。尤其吃至香椿根部,更有嚼劲。此饼形状像鱼儿,顾名曰香椿鱼。
   父亲擅长香椿炒鸡蛋。这个相对简单一些。先用开水焯烫香椿,控干洗净,切成碎末。打入鸡蛋,用盐调味,拌匀,平底锅摊平,至双面金黄至成熟即可。
   若香椿多,有存留,可以焯烫之后,控干,用塑料袋密封后冷冻保存,可以将此味道延续下去。
   再吃时,放室温软化后,按照往常流程制作即可。
   这与香椿有关的,是春天的味道。这两棵香椿树,可是带给我们这个小家共同享用美食的和睦时光。
   香椿树逐渐长粗长壮了。楼下邻居,在两棵树之间,种了两棵小花椒树。本以为空间够大,可以相扶相生,可有一棵紧邻香椿树,总是生长不旺。母亲遛弯时偶然发现后,跟我说,待今年的嫩芽够过了,到了该放弃一棵的时候了。每次去蹭饭后,我便在阳面小卧室午睡,母亲与我聊一些家常后,凑到窗前去看那棵即将离开的树。它萌发嫩芽了,嫩芽快到一扎长了。
   邻居听闻母亲所述,连说,没事,没事,不妨碍。
   母亲坚持,邻居只得说好,好。
   前几日,母亲够了香椿芽后,邻居将树去除,各部,分于需要的人。根须整平,归于安平。
   母亲凑在窗前,看,直说,这样花椒树就可以顺利长大了。我说,香椿春日芬芳,花椒秋日收获,总是有所得,真的挺好的。母亲点点头,说,可惜香椿移栽长不旺,要不,咋说也要想法子带回老家去。你看,那边那一棵就是移栽的,枝叶短小,好像恋旧一样。
   听着母亲说,我亦会有一些感慨:有时,我们都会想着去播种,但在城市,并无庭院,想如何,却真的是苦无一方土地。
   母亲40年前,牵着拉着扯着我们姐妹离开了家乡,这么多年来,不管是跟随父亲各处旅居,总是忘不掉曾经的乡音,曾经的味道。或许对于我们来说,这只是香椿的味道,但对于父母亲来说,却是家乡的味道。能够吃到,就好似回到家一般。
   如此,我计算着,若将来有机会,在老家老院里,也种上几棵。补一下槐树篱笆的缺口,也可以让往来的乡亲,在春日里,吃上这鲜嫩的香椿芽儿。
   即便我们回去赶不上时节,也可以在偶尔回乡时,看看,那一方绿荫,聆听树下的故事。

共 1685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母亲在楼前的空地上,种了两棵香椿树苗。后来随着家里院落的改造,母亲原以为那香椿树会被清除掉,结果担心的事情,并没有发生。那香椿树何止是树啊,那是母亲坚守家乡香椿树的一种情缘。如此珍贵的香椿,母亲和父亲都能将它制作出不同的美味佳肴。母亲的胸怀是伟大的,她有时甚至连自己都不舍得吃的香椿,送给邻居,给孩子们留下很少一部分。其实母亲的这种做法,也会使孩子们深受教育,从小懂得好东西要分享的道理。香椿树逐渐长粗了长壮了,母亲发现它影响到了邻居家在两棵香椿树之间种植的两棵花椒树,便毅然决然地去除掉一棵自己十分爱惜的香椿树。母亲用牵强的理由口口声声说,那棵是移栽的,枝叶小,恋旧一样。母亲之所以这样说,其实那是一种对家乡故土的深深思念和感怀。作品以物写人,环环相扣,情感丰富,堪称好文。推荐共赏。【编辑:江上渔夫】【江山编辑部•精品推荐201804250021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江上渔夫        2018-04-23 15:14:48
  母爱伟大,以物写人,情感丰富,感怀思乡。一片耐读耐品的好文,谢谢作者分享,学习了!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平淡是真        2018-04-23 15:20:25
  谢谢渔夫老师暖心编辑哈,正直春天,母亲却用放手成全了一份邻里和睦,我亦从母亲身上学会很多。再次感谢,祝福。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沙场秋点兵        2018-04-25 01:49:26
  两颗香椿树,串起几多亲情、几多乡情。几多怀念,几多伤感。
  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,一直固执认为,香椿芽是世间最佳的美味。从我懂事起,家院子里那颗香椿树就已是高大挺拔,树冠延伸,枝丫茂盛。那个时代,计划经济,物资匮乏。能在清苦日子品尝到这清香、嫩绿可口的吃食,的确是一件赏心悦事。树长芽了、快能吃了。父母和院子里的大爷大妈都静心呵护着这棵大树,因为它不仅仅是我家的香椿树,更确切的说是我们整个院子里居民共有的香椿树。收获时节,父亲总要找个最恰当的时候采摘,因为周日院子里的大人和孩子们都休息。那天是我们整个大院子里人的节日。大家都早早吃完饭,年轻的小伙子们有的爬树上,有的站在院子里,有的站在房上,拿着父亲早就准备好的工具,把一枝枝嫩芽钩下来,我们一帮孩子和大妈们在下面捡拾。整整齐齐的码放到一起。然后分成若干份,邻居街坊每家都能分到。就连我家对面大院,住着那当大官的爷爷家,父母打发我和哥也送去。当然那爷爷大院子里海棠、葡萄、核桃我也没少吃。那几天,几乎家家都炸香椿,炒香椿,腌香椿。整个院子、胡同、街上都氤氲着浓浓的香气!那味道醇厚、绵长。至今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。如今,那老街、那胡同、那颗高高大大香椿树已随着城市的改造,留在了美好的记忆里,然而,那熟谙醇香的味道,在记忆深处依然如故,不曾改变!
回复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平淡是真        2018-04-25 08:45:13
  嗯嗯,看到这样描写的场景,似乎真的回到了过去。香椿的情节,或许是一代代人传承下来的,期待可以继续传承下去,让春香的味道,布满每一个成长的日子。再次感谢兵哥温暖留评,祝福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和气致祥        2018-05-25 19:49:00
  每年香椿苗下来,都要多买一些,焯了,放入塑料袋速冻,留着慢慢吃。有时冬天拿出一袋在厨房化冻时,浓浓的香椿特殊味道,满满一屋子,好好闻的。
   佳作好文,朴实无华,娓娓道来,很接地气。拜读了!
共 3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