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分6合—10分6合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3分6合—10分6合首页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流年·永遇乐】拉大锯(征文·散文)

精品 【流年·永遇乐】拉大锯(征文·散文)


作者:平淡是真 进士,11402.95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705发表时间:2018-02-02 18:10:58

衣橱里少一层隔板,楼下正好有一块装修剩下的细木工板,于是,夫君跟邻居伯伯借了锯,说试试看,不知道能不能行。我做饭的功夫,人家量好了尺寸,并用铅笔在木板上花了线,用两个凳子当支架,开始切割。
   红薯去皮切块放入小锅,准备熬粥;馒头熥上,将圆茄子切丝的功夫,听着已经干上了。呲呲呲呲,还真像点模样。大约十分钟的功夫,长边短边都锯好了。夫君连说不容易,出一身大汗。我将木板擦干净,放到一边晾。然后继续去做饭。夫君将木屑清扫干净,将工具收纳归拢。家里除去还有一些木头的味道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   我说:我曾听一位老师说过,小时候学拉大锯,因为力气小,实在拉不动,于是放弃了。夫君说:拉大锯应该是用腰部的力量,咱都不会用。那应该是一个辛苦活的。这时,红薯已经煮软,我倒入泡好的玉米面,看着粥在不停地翻滚。
   思绪突然发散开来。
   记忆中,会有一些拉锯的片段,我真的忘记了,那是在什么样的场景之中,或者是在做什么事情。一般拉锯呢,搭配的还会有木工。我挺喜欢看刨花。那个刨子一下一下地往下推,一卷一卷的满布漂亮文理的刨花,不一会儿就在木工的脚下堆满。这刨花好像做引火的很好,易燃。还能做什么呢?我忘记了,记得当时,就是那一堆刨花,我们都可以玩很久,有时,会因为过度的揉捏,而变成木碎。
   写到这里突然记起,父母亲曾说过很多次家里老房的建造过程,房子的主体是里生外熟,即里面是土坯,外面是横竖相间的砖。门窗都是木质的。记得父亲好像说过,是红松的。当时的木工是谁,瓦工是哪个。父亲说,他不记得了,他当时在外地工作,都是母亲带着孩子在家找人做的。我没有问母亲,现在只能假象,当时母亲看着木工锯断木头,用刨子等工具制作门窗时的心情,肯定是五味杂陈呢。随着这些物件融入房子主体,盼着多年的家,就真的可以拥有了呢!
   那时,还没有我和小妹。母亲带着大姐二姐,在老院四周插上篱笆墙。母亲带着大姐一起去野地里,割来的槐树枝,一根挨一根地插满了院边,而成就了那一院未来时光里的绿荫。
   时间过去了四十多年,槐树现在只有五棵。守在院子的东南角。像一只手的分布一般。其它的那些槐树,或从槐树枝的时候,被自然淘汰,变成了母亲烧火的柴,或许从小槐树的时候,被人锯掉,做了别人家的木架,或许再粗一些时,被人锯掉,做了别人家的房檩条,或许,被人锯掉,不知去向了,或许,被母亲找人锯掉,做了我家老房翻修的房檩条,很多都是偶尔听说,不做准。唯一可以相信的是:槐树从一根挨着一根的状态,到现在的五棵,这之间的减少,是真实存在的。
   那些锯树的声音,因为木头尚湿润,应该是很闷的。如果树也有灵魂,它是会为了终于有了用处而欣喜,还是少了自己的一季季的萌发和落叶而伤心呢!
   老家老槐树承载的,是我的童年。而夫家老枣树承载的,却是我婚后将近20年的时光。
   听到夫君说婆家之前的枣树,已经全部都锯掉了,大伯哥可能还仅存一些上百年的老枣树,其它的多数也都逃不掉被锯掉的命运的消息时,我挺心疼的。锯掉的枣树很便宜,绝对赶不上一季的收成。枣木是很好的烧炭原料,据说果木烤鸭,会让鸭子也拥有果木的清香。婆家的院子外面,堆着很多枣树根,被风吹日晒,雨淋雪盖,原本很硬的质地,变得柔软。直至,木耳,蘑菇替代红枣,将这里当成了家。偶尔回去,看到这堆木根,会突发奇想,是不是我有足够的耐心,可以将其变成一个木凳,或者一根寄居我家一角的摆件呢?但更多的,只是在想。我用到它们最多的,是偶尔在院里大锅里炖鱼炖肉,将其当成柴,而闻到它最后的一缕清香。
   每次回去,看到路边的枣树越来越少,我总是会有一种失落。可现实就是,每一棵枣树所占据的农人的时间和金钱,和收到的回报不成正比。总是农人将自己再多的时间付给他们,从春天的开甲,施肥,浇水,从夏日中的修剪,管理,再到秋日里的青枣,落风枣,打枣,直至弄回家里的院子里或者房顶上的席子上晾晒,也是需要很多工序。即便如此,一颗一颗挑选出来的枣子,仍买不到很好的价钱。如此,枣树的命运,注定与这个村子没有长久的姻缘。或许,到了它终将离开的时刻。从结婚后每年都会增长的枣树种植,到现在已经变成每年都会快速消失的地步。我越加熟悉这个村子,知道婆婆所说的南洼,东洼,西洼的我们家地都在什么位置。而作为我引路坐标的枣树,却在不知不觉中,变换成桑树、杨树、玉米地,或者荒地,民居、养鸡房、小工厂……
   而那些隐藏在时光中的电锯声,或许会存着农人的不舍。数十年来,他们侍弄枣树,已经总结了太多的经验,那些营运时节而生的农谚,看一看或者摸一摸就知晓的问题,会随着村里年轻人的接连外出,不再归来,而变成了不成传承的存在。
   现在大锯,小锯,刨子都很少见了。电锯成了主宰,刨子也不见了,刨花自然无处可寻。甚至,农村的大锅都要被取代了。那么,用刨花当引火,或许也就成了我们需要跟孩子们描述的场景了。
   今天,夫君笨拙地拉动锯子,将木板切割成需要的尺寸。我将其拍摄分享到朋友圈,引来朋友很多喝彩。我想,也会有人如我一般回忆吧!
   这样乱想着,红薯粥熬好了,清炒茄丝也完成了,我们相对而坐开始吃饭,谈起往事的那些时光,夫君说,太久远了,但有一些,还是记得很清楚的,只可惜,那些上百年的枣树,很多很多,都已经消失了。
   如此想着,再回家,要去村里好好转转,如果还有遗存,一定要留图为证。
   拉大锯,是隐匿在时光中的手艺人。两个人配合,你拉我推,我推你拉,将钢锯一点点地嵌入木材内。以此为基础,很多物件融入到不同人家的生活之中。这很像拉动时光,不管多么艰难,只要推呀拉呀,哪怕是浑身大汗,仍可以在木头的原味中,深嗅到一缕日子的清香。

共 2253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拉大锯扯大锯,姥姥家唱大戏,接闺女请女婿,小外孙子也要去……这是首流传多年的经典儿歌,其欢快的语句让人喜笑颜开,心生暖意。此文亦是如此,家中衣橱少层隔板,夫君找来细木板和锯开始亲手制作,在这过程中,作者巧妙地将同时烹饪的家常饭菜融入其中,无形中让整篇文章浸染了温暖的感觉,和睦的气息。工业化的改革,手锯已很少用到,文中夫君的手锯木板让作者打开了记忆的闸门,当年母亲亲手插下的槐树枝……夫家老枣树的命运……一桩桩,一件件,都与锯有着不可切割的联系。这是篇充满浓郁生活气息的文章,字里行间情感饱满,叙述生动,过去和如今的对比,是时光的缩影,又是值得珍藏回味的可贵往事。佳作,倾情推荐共赏美文。【编辑:静如画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8020608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静如画        2018-02-02 18:13:10
  真真姐总是能从平淡的生活中吸取精华,让平淡变得不平凡,让简单变得很温暖。
   温暖的文字,读着很舒服。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山地731828829        2018-02-06 09:31:47
  暖暖的作品,生活烟火味儿浓郁,采用两条线相融,那往日的点点滴滴,透出浓浓的暖意。平平淡淡的日子,温暖与幸福同在。很有味道的散文。
共 2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